党史学习教育 | 陈谋:坚持国防基础创新 做好科研与育人有机协同

发布时间:2021-04-29浏览次数:355作者:陈谋来源:党校供图:无责任编辑:审核:李遥

字体:

编者按:为推动党史学习教育走心走深走实,提升中层领导人员立足新发展阶段的履职能力,4月14日至4月17日,学校组织部分中层领导人员和青年骨干教师50余人赴浙江大学开展了第一期“党史学习和能力提升”专题培训。为进一步巩固学习成效,加强交流,特专栏刊发部分领导人员和青年骨干教师的学习心得。


坚持国防基础创新 做好科研与育人有机协同


自动化学院  陈谋


2021年4月14日-17日,我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中层领导人员党史学习和能力提升”专题培训班到百年名校浙江大学进行学习。这次学习不管是课堂的专家报告、现场教学,还是跟各位机关和学院领导几天的相处,都学到了很多知识,感觉很充实,是一次难忘的学习和自我提升经历。


在四天的学习中,学习了浙江大学严建华副校长和浙江工业大学李小年校长分别做的辅导报告《“双一流”建设的战略规划与思考》和《“十四五”教育现代化新征程》,提升了自己对“双一流”建设和教育现代化重要性的认识。“双一流”建设和教育现代化是南航未来一段时间的主要任务,也是我们南航教师的现阶段历史使命。2017 年 12月学校召开第十六次党代会,提出了到本世纪中叶“建设成为航空航天民航特色鲜明的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目标,要成为一流的大学需要一流的学院、一流的学科、一流的专业、一流的师资、一流的科研、一流的基地等。目前中国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也是百年未有之大机遇,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中国面临科技创新战略布局的重塑期。因此,作为学校教学科研岗的一员,必须直面机遇和挑战,做好科研创新,做实科研育才。下面结合学习体会谈谈几点思考。


1.立足国防,加强国防特色创新研究。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真正的武器装备核心关键技术是花钱买不来的,进口武器装备是靠不住的,走引进仿制的路子是走不远的,这要求我们作为“国防七子”的高校教师一定要甘坐冷板凳,发挥我们的科研特色优势,投入精力到基础科研创新。这次培训现场教学的吉利汽车公司,其董事长李书福对公司发展初期提出“先描红再写字”,事实上就是仿制,尽管仿制给创业初期的吉利带来了快速发展,但很快遇到了发展瓶颈,因此吉利集团迅速调整战略,通过收购和不断加大科研创新投入,实现了弯道超车,让中国的汽车跑满全世界,才有今天的吉利汽车新局面。综上所述,作为国防高校的教师,科研创新必须面向国防未来发展需求,突出原创,勇于探索未知,全面加强基础研究,服务国家重大战略。同时聚焦前沿、注重需求牵引,加大关建瓶颈技术攻关,突破卡脖子技术,为国家武器装备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2.凝聚团队,做有组织的科研。目前国家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两个强国”建设、“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一带一路”等一系列战略举措持续深入。为了适应国家战略的需求,需要我们结合发达国家飞行器研制发展趋势,面向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开展基础和应用基础创新研究。为了服务学校的双一流建设,需主动积极谋划大项目和大成果,强化有组织的科研,在校内主动与关联学科的老师积极沟通,保持联系渠道畅通,提升跨学院、跨学科的协同攻关能力。对外根据国家的要求,加强军民融合创新、军民协同创新,深化与企业的协同发展,积极参与国防研究院所的平台共建,实现资源互享的产学研深度融合,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做好成果的推广应用。


3.发挥优势,做好科研队伍和拔尖人才培养。为了适应新时代国防科研创新要求,我们需依托优势方向加快培养国防科技领军人才,形成事业心强、文化程度高、学科交叉融合的中青年研究队伍。同时扩大国内外学术交流,通过教学和科研实践,提升青年教师的科研水平,引进和培育学术大师。另一方面,要培养国防事业的接班人,做好以研促教,积极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强化科研育人功能,促进跨学科协同培养。在专创融合、科教融合、产教融合,建立多层次、立体化、多学科支撑的创新创业教育课程体系中发挥重要作用,培养一批行业未来领军人才和高层次创新实践型人才。同时要在科研过程中开展立德树人,做好学生的榜样,既要育智,更要育人。通过科研与育人协同,不仅要提高学生的学术能力,更要对学生的成长和未来的发展产生长期正面的影响。


4.学术下沉,主动适应新的科研评价体系。在国家发布的《关于深化高等学校教师职称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指出要克服唯学历、唯资历、唯“帽子”、唯论文、唯项目等倾向。为适应学校一流大学建设目标的要求以及反“五唯”的实际情况,作为高校教师一定要主动学习教师评价改革的精神,一定要主动适应以高水平科研产出为目标导向的科研评价体系。在科研与育人过程中,更加注重标志性成果的质量、贡献和影响,避免盲目追求成果数量。为了产出高水平科研成果,一定要做到学术下沉、甘坐冷板凳,在教学和科研过程中真正解决更有难度更有价值的科学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