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心得 | 金泉元:教育对外开放这40年

发布时间:2019-01-17浏览次数:226作者:来源: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新闻网供图:责任编辑:刘晓审核:王晖

字体:

编者按:1月11日,学校党委召开2019年第一次理论学习中心组(扩大)学习会,就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等进行专题学习。校领导、职能部处、学院代表结合工作实际,分别进行了主题交流发言,分享了对改革开放的认识与思考。现将发言全文刊载,以飨读者。


教育对外开放这40年

国际教育学院院长  金泉元


教育部长陈宝生《中国教育:波澜壮阔四十年》:讲到40年的发展是跨越性的,40年的成就是全方位的,40年的影响是世界性的。

中国教育世界性影响与中国教育对外开放密不可分,教育对外开放既是我们教育现代化的目标,也是尺子,更是一个进程。从出国留学到来华留学,中国教育对外开放这40年的有很多故事,也有很多体会。

一、出国留学

一提到出国留学,我们就想起一代伟人邓小平。1978年,在改革开放的大时代背景下,邓小平做出了扩大派遣留学生的决断。

出国留学工作我觉得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在第一个阶段,改革开放初期。出国留学工作是以政府为主导的,选派最优秀的人才到国外去留学,成才率比较高,计划性非常强。这个阶段一直持续到90年代初。第二个阶段,改革开放中期,从1995年左右开始,自费留学生开始大量出国。第三个阶段,改革开放中期到现在,在2001年加入WTO之后,中国全面改革开放。我们开始昂首挺胸、义无反顾的“走出去、请进来”,自费留学开始盛行起来,同时留学回国的人数也逐步增加。40年来,出国留学生的总人数超过五百万,目前有超过一百万人正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留学。

体会一:这样的人才储备,对改革开放的进程有很大的推动作用,对将我国建设成人力资源强国和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因为目标的实现、中国梦的实现归根到底靠人才、靠教育。

体会二:出国留学有一个很大的转变:从原来的“学习型”留学,向“交流型”留学转变。特别是第一第二阶段出国的人员,基本上去学习,全方位的学习先进知识;而现在,他们出去一方面是去学习,更重要的是去进行学术交流的,交流他们的研究前沿,最新研究成果,学术成就等等。

我们在座的一大部分同事像我一样是60后,可以说经历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全过程,我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进步真快!从“跟跑”到“并跑”,到个别领域的“领跑”。这是实实在在发生在眼皮子底下的事情。生活水准的提高是不争的事实,从挨饿到温饱是雄辩的事实。

讲个国际合作的故事:10年前,学校安排朱荻校长去俄罗斯访问,当时跟莫斯科航空学院联系“能否访问一下贵校”,去了三封email,得到的回复是“我们校领导都不在家”,委婉的拒绝了我们,为什么?看不起我们呗。结果我们去萨马拉、乌法和鲍曼,就没有去成莫斯科航空学院;10年后的今天,莫斯科航空学院自己主动找到我们要求教育合作、科研合作,本科生、研究生都可以合作培养,我们的学生都欢迎去莫航留学,而且比我们还急,为什么:我们发展了,让它刮目相看了。

体会三:在改革发展中我们一定要坚定信心,不忘初心,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这是硬道理。改革、发展给我们带来自信,这种自信并不是盲目的,而是有鉴别能力的自信,让人更加理智,也意识到自己的不足。

二、来华留学工作

来华留学与出国留学一样,是我国改革开放的标志性的工作。1950年,17名来自东欧国家的学者来到中国,就读于清华大学。1951年,又有16名同学加入。这33位同学成立了外国留学生汉语专修班。这是第一批来中国学习的外国留学生。1977年在华留学生人数1217人,绝大多数为短期留学生。2017年共有48.92万名来华留学生在我国高校学习,其中学历生规模为24.15万人,占比为49.38%。我国已成为亚洲最大的留学目的地国。留学生已成为中外文化交流的使者,为各国间的政策沟通、贸易沟通、货物交流等提供了有力地人才支撑,也成为一带一路国家民心相通的生力军;就高校文化建设而言,留学生搭起了中外文化交融的的桥梁,成为校园多元文化的主力军。来华留学工作为国家的教育开放和国家发展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

目前,从社会舆论上看,大家关注的来华留学问题,这些问题或多或少我们学校的留学生也有,具有普遍性,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一是外国留学生享受的待遇太高;二是中国政府是否应该给外国留学生设立奖学金;三是来华留学生的教育质量问题,四是个别留学生的在华表现不甚令人满意。

以一名从业人员的视角,按照国际上达成的共识,国际间的学生流动有两个趋势:一是由教育科技欠发达地区向教育科技发达地区流动的;二是邻国之间的互相流动。来华留学工作首先要服务于国家改革开放大局。首先,作为一个开放国家,留学生数量、聘请外籍教师的数量等,都是国际化的指标,当然,不是说为了达到某种指标而招来华留学生,但这是我们教育对外开放的一个方面;其次,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是为经济发展服务的,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大批中国企业走出了国门,众多中国游客出国旅游,需要当地的服务人员。来华留学生在其中起到了沟通、桥梁的作用。

很多人忽略了一个问题:我们的留学生是互换的。中国政府奖学金是按照政府间的合作协议实施的,有一部分是互换的奖学金,也有一部分是我们单方面提供奖学金,这是由我国的需要来确定。另外,还有一部分是我们援助不发达国家的奖学金,是服务于国家战略需要的。

很多关注者提出,中国政府给来华留学生提供的待遇太优厚,奖学金过高。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这样的。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中国学生在国外也享受到了奖学金,外国政府也会给中国学生提供显性或者隐形的经费支持。所以我们得理性看待留学生出现的任何问题,我有信心这些问题慢慢地被人理解,逐渐得到解决。

40年教育对外开放除了出国留学教育、来华留学教育,还有中外合作办学、境外办学、汉语国际推广、外国专家与外籍教师引进等实践领域,都取得了非凡的成绩。

教育对外开放是中国40年改革开放事业的一个缩影,其所取得的成就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实现历史性变革、取得历史性成就的一个生动写照。我坚信随着中国教育对外开放的程度不断提升,中国在全球教育治理中的声音越来越响亮,在世界的影响力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