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特辑 | 《网信军民融合》专访赵淳生院士:矢志不移实现超声电机中国梦

发布时间:2018-08-01浏览次数:227作者:网信军民融合来源:网信军民融合供图:网信军民融合责任编辑:寇晓洁审核:王晖

字体:

【编者按】作为新中国创办的首批航空高等院校之一,一代代南航人为祖国的国防工业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六十多年来,南航不仅直接服务于军队和国防的现代化建设,而且积极推进军民融合、促进成果转化,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这其中,年逾八旬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我校教授赵淳生和他的“超声电机”就是典型代表。

近日,全国网络安全、信息化与军民融合领域的权威期刊《网信军民融合》杂志对赵淳生院士进行了专访,并刊发封面文章。值此八一建军节之际,转发文章内容,以飨读者。



矢志不移推动产业化

实现超声电机中国梦

——访中科院院士、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赵淳生教授


5月18日,在中国军民两用技术应用推进大会上,南京航大超控科技有限公司的“超声电机项目”荣获十大创新项目。会上,该项目负责人、中国科学院院士赵淳生,铿然有力地介绍着超声电机在智能装备上的应用。人们很难看出,这是一个已到耄耋之年,曾患过两种癌症的老人。他怀揣着科技报国的梦想,现在仍每天工作到深夜。他说,他要把自己的全部都献给党和国家。他带领团队成功研制出60多种超声电机,申请有关超声电机技术国家发明专利340多项,其中已授权国家发明专利199项,荣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二项、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另有多项省部级科技奖。如今,他们所研制的超声电机已应用于“嫦娥三号”、量子卫星、智能炮弹、医疗仪器、光学系统等高端装备,打破了国外在该领域的技术垄断,填补了国内空白。《网信军民融合》杂志对赵淳生院士进行了专访,听他讲述如何攻坚克难、坚持不懈地追求着超声电机的“中国梦”。


赵淳生院士


九死一生,科技报国之路砥砺前行


《网信军民融合》:

赵院士,您好!5月18日,在中国军民两用技术应用推进大会上,南京航大超控科技有限公司的“超声电机项目”荣获十大创新项目。作为一项典型的军民两用技术和产品,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它的特点和未来应用前景。


赵淳生:

这次超声电机在参展的200多个项目中被评为“十大创新项目”,我很受鼓舞,很感谢大会给我们的支持和厚爱!我们也要趁这个机会把超声电机的产业化做得更好。超声电机与传统电机相比具有响应快、体积小、重量轻、控制精度高、噪声小、无电磁干扰等独特优点。作为一种新型的微电机,在武器装备、精密仪器仪表、航空航天、智能机器人等领域有着广泛的应用前景。在“嫦娥三号”上,超声电机负责红外成像光谱仪定标板的驱动与控制,相当于对承担着月球土壤成分分析工作的红外光谱仪系统进行“把关”,适时控制舱门,让光线可以进入舱内,同时阻止污尘进入。这里超声电机重量是同等功能传统电机重量的十分之一。同时,它不需要多级齿轮减速,就可以每分钟40转缓慢工作,驱动简单,对电流响应快。在智能武器方面,应用超声电机大幅提高了射击精度,得到了军方领导和兵器行业的充分肯定。民用方面,核磁共振注射器、一些精密光学仪器都需要无磁超声电机,它在民品方面也得到了很好的应用。所以,超声电机是典型的军民两用产品,未来有很大的市场前景,我们一定要把它搞好。


《网信军民融合》:

我们听说您10多年前就被查出了肺癌、胃癌,多年来却一直孜孜不倦地工作,用强大的意志支撑着为实现超声电机中国梦不断前行,是怎样的信念和力量支撑着您?


赵淳生:

可以说真是九死一生把超声电机干出来的。2000年,在学校组织的例行体检中,我被诊断患上了肺癌,右肺被整体切除一叶肺。在术后4个月的一次复查中,又被查出胃癌,又切掉了三分之二的胃。两次开刀,六次化疗,瘦了26斤,那时候已经走到死亡边缘了。尽管当时身体非常虚弱,在病房里也基本上没有停止过工作。我家人质问我:“你到底要命,还是要超声电机?”我说我两个都要。所以那个时候,我基本上是一边治疗一边工作,病床上写专利、写国家基金项目、修改博士论文。我有二十几个博士、硕士研究生,只能打电话指导他们。当时三个人一个病房,打电活也影响了另外两个人休息,他们质问我:“赵老师,你到底是来看病的,还是来工作的?我们要休息呀!”这样我就只能躲到厕所里打电话,在走廊里打电话。亲戚朋友来看我的时候,我的床位经常没有人。后来身体稍微恢复了一些,我想回到学校办公室工作,只能靠研究生把我抬着上楼和扶着我下楼。我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就请研究生们把仪器设备搬到了家里来,在家里边休息边调试。我们做出来的东西到底行不行是需要通过鉴定的。2002年8月份,我把样机弄好了,12月份鉴定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2003年,“新型超声电机技术”获国防科技进步一等奖,2004年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2005年末,我被评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所以,成果的得来、院士的得来真的是九死一生,得益于没耽误工作,坚持下来了。


赵淳生院士患病期间将仪器设备搬到家中进行调试


说起怎样的力量支撑着我?一方面,当年在美国第一次听说了超声电机时,意识到它未来重要的前景,我们国家以后一定用得到,所以当时就瞄准了超声电机,下决心一定要干这个事。虽然得了癌症,那时候觉得:我已经干了的事情不把它完成不行。我一直想把它产业化,让它在各领域真正能够用起来。2013 年嫦娥三号用了,最近量子卫星又用了,我就感到很欣慰。另一方面,我从小就是党培养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的今天。过去家里很穷,父亲早年参加革命,在战争中牺牲了,我没有见到过父亲,母亲在我9 岁时过世,所以跟祖母非常亲。后来能到法国、美国留学,都是党和国家在支持,所以我愿意把我的知识贡献给我的国家,能够为科技强国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艰难创业,矢志超声电机产业化


《网信军民融合》:

您曾经说过,科研产品,有应用,才有生命力。为此,近年来,您一直在“创业”,在推动超声电机技术的产业化,您认为“创新”和“创业”是怎样的关系?产业化的难点在哪里?


赵淳生:

我们国家太需要既能创新又能创业的人才了!创业这块硬骨头比创新还要难啃。我从2008 年创办春生超声电机科技有限公司,到2011年建立“南京万玛超声电机有限公司”,再到2012年注册的“江苏丰科超声电机科技有限公司”,三次创业都以失败告终。现在是第四次起航了!创业之路非常坎坷,科学家办企业,实在是太难了!总结之前的经验教训,科学家办公司,一是容易受骗,因为我们心肠都很善良,不知道社会那么复杂,容易被人欺骗和利用。这个事情非常难,因为对社会确实也不了解。二是我觉得对高校老师办公司,政府、学校要及时给他支持,要了解他的情况和困难,要有相应的孵化机制。所以产业化要有配套的机制,还要用对人、用好人。去年我们成立了南京航大超控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金是1000 万元。由于我们吸取了之前的经验教训,并得到了政府和学校的大力支持,现在进展顺利。


《网信军民融合》:

目前,超声电机在产业化方面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未来在产业化方面有怎样的规划和布局?

 

赵淳生:

我们的超声电机通过在“嫦娥三号”上的应用,可以说已经走向月球了,美国已经应用到火星上,目前只有中国和美国把超声电机用到了外星球上,这是我们的一个优势。外星球因为环境条件比较苛刻:温度梯度从-120℃到150℃,重力加速度是地球上的六分之一,大气压为10ˉ9Pa。我们做了几百次的反复实验,花了5 年时间,才算满足了月球上所有可能的环境条件。2007年,我们把自己的一些创新思想、方法、试验结果以及应用情况写成了《超声电机技术与应用》这样一本专著,2011 年出版了英文版。在美国,这本英文专著,开始定价是235 美元,后来卖到600、800,去年已经卖到1000 美元,今年卖到1136.12美元,非常抢手。它已成为我们这个领域里的经典之作,现在买的人非常多。这两个方面为我们在国际上奠定了重要的地位,影响力很大。2014年,我还获美国Virginia Tech“能量收集材料和系统中心(CEHMS)”颁发的“超声电机技术杰出贡献奖”和由IWPMA(International Workshop on Piezoelectric Materails and Applications in Actuotors)颁发的“压电超声电机领域终生成就奖”。


2014年,赵淳生院士获“超声电机技术杰出贡献奖”和“压电超声电机领域终生成就奖”。


2018年5月22日,国标委基本通过由赵淳生院士组织起草的超声电机技术国家标准。 


我们正在牵头制定超声电机技术标准:已制定了“超声电机的军用标准”,即将公布实施;今年5月22日,我们在成都开会,国标委基本通过了我们起草的超声电机技术国家标准,经再次补充和修改后,将在今年底发布和实施。接下来,我们还要搞超声电机技木国际标准,因为我们在国际上得到了同行们的认可,已具有一定的地位。习主席教导我们:“形势逼人,挑战逼人,使命逼人。我国广大科技工作者要把握大势、抢占先机,直面问题、迎难而上,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引领科技发展方向,肩负起历史赋予的重任,勇做新时代科技创新的排头兵。”制订这个国际标准就是在该领域里“抢占先机,直面问题”的最高层面的工作,它使我国能在该领域获得话语权、制高点。在很多科技领域里,由于技术标准是外国人制订的,卡了我国的脖子,让我们吃了大亏!现在,如果把超声电机技术标准制订好了,国外的产品达不到我们的标准,就可以拒之门外,同时也促进国内产品性能的提高,保证提供给用户的产品质量。为了执行超声电机技术标准,我们要建立全国超声电机检测中心,这就是我后一步的计划。另外,军民融合是我们的发展重点,我们要紧密围绕国家和产业的重大需求,持续推进军民两用产品研发。


畅谈感想,建言人才评价机制改革


《网信军民融合》:

在刚刚召开的两院院士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在开幕会上发表重要讲话,他希望广大科技工作者要肩负起历史赋予的重任,勇做新时代科技创新的排头兵,努力建设世界科技强国。您在现场听了习总书记的讲话,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赵淳生:

 “不能让繁文缛节把科学家的手脚捆死了,不能让无穷的报表和审批把科学家的精力耽误了”。习总书记的这句话引起了院士们长时间的热烈鼓掌,总书记说出了院士们心里想说的话,我非常感动。我们现在经常会遇到一些麻烦,科研工作中的非科学活动占用大量时间,申请的科研经费没办法使用,总是签这个批那个的,太繁琐。以前根本就没有钱花,现在有钱了,无法花!真要简化程序,要让钱都能用在刀刃上。另外一点,就是总书记讲的“帽子满天飞”。现在帽子太多,你争这个帽子,他争那个帽子,所以成天都在想怎么把帽子戴上去。要申请帽子,有些人还急于求成,没有东西他就抄袭,弄虚作假,到处打招呼。这样的风气确实要改,最根本的是评价机制要改。


《网信军民融合》:

您认为怎样的人才评价机制才是最能激发创新活力、推动成果应用的评价机制?


赵淳生:

就像总书记说的,要“改变片面将论文、专利、资金数量作为人才评价标准的做法”。现在中国论文数量都世界第一了,专利数量也世界第一了,但我国的科技水平还是没有上去。论文要写,但是这些东西只能是一部分人搞,大多数人都要搞工程技术,搞实际的东西。现在已形成一个怪圈:国家投钱,我们搞研究、做实验,用研究成果和实验结果写出论文,一发表,外国人用你的论文搞出产品,再销售到我们国家来。这不是怪圈吗?有些老师是很不谨慎的,对自己的研究成果,也不申请专利,急于发表论文,就害怕论文发表不出来。你没有专利,外国人就可以拿你的成果做成产品,再销售给我们。所以,我体会最深的是评价机制确实要改。为了应付而写的论文和申报的专利都没什么用,而要看到它的实际价值,看它是否有应用前景。



人也是一样的,总书记讲的很清楚,你不能凭资格、凭学历来评价人才,一定要看真本事。所以,现在对人才的看法要改变,品德应该是第一位的,第二位才是能力。在人才引进方面,需要好好总结一下,对于海归和本土人才,我有一个看法,海归回来有不少好的,他们认认真真,带回来很多东西。但是还有一部分人,回来之后不认真做科研,只想捞些名利。现在我们整体来讲,取得成就的绝大部分是本土人才,在待遇上,本土人才和海外人才差距太大,要平衡。现在是根据习主席指示总结一下人才引进问题的时候了!人才到底怎么吸引?如何克服帽子满天飞?国内各单位的人才如何交流?能不能互相挖?本土人才和海归人才究竟如何平衡?总之,我们要坚决执行习主席关于人才的指示:“创新之道,唯在得人。得人之要,必广其途以储之。要营造良好创新环境,加快形成有利于人才成长的培养机制、有利于人尽其才的使用机制、有利于竞相成长各展其能的激励机制、有利于各类人才脱颖而出的竞争机制,培植好人才成长的沃土,让人才根系更加发达,一茬接一茬茁壮成长”。